第三百一十三章、宁琅?(1 / 2)

“寒霜剑法!”

随着一声沉喝在乾元台响起,在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叶骞再次冲向前方,在离叶君泽不到两丈距离时,猛然间出剑。

“唰!”

一道携带着刺骨寒气的剑气朝着叶君泽劈去,所到之处,便是空气当中的水分,也都被凝为冰晶掉落在地。

看台上,一位听说过寒霜剑法的弟子立马愕然道:“玄阶下品的《寒霜剑法》,竟然已经被叶骞练到大乘了。”

“这种程度寒霜剑法,就算张旻最为突出的土行之力能够克制水行之力,恐怕也不是叶骞的对手吧。”

“一个月前叶骞就找张旻比试过一场,结果张旻十息之内就落败了。”

“啧,真不愧是叶家双子星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叶君泽岂不是要输了?”

“不一定,看下去就知道了。”

叶君泽早就知道叶骞学会了这套剑法,在那道刺骨剑气袭来的瞬间,叶君泽立马掠向一边,将这一剑躲了过去。

叶骞见状,不屑笑道:“堂兄,你怎么也会躲了?”

叶君泽没有搭理他,前脚掌踏地,右手变拳为掌,调用体内火行之力和灵气后,竟主动朝叶骞的位置冲去。

感受到空气中的温度上升,再看向叶君泽的招式,叶骞冷呵一声道:“黄阶上品的《极火掌》,你不知道《寒霜剑法》是玄阶下品的仙法吗?简直不自量力。”

就在叶骞准备用剑气拦下这一击时,叶君泽却陡然又变掌为拳。

招式一下子发生了改变。

叶骞看到这一幕,慌忙抬手格挡,却仍是被这一拳给震飞了出去。

全场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当中。

这是什么情况?

前一息明明还是黄阶上品的《极火掌》,怎么下一刻就变成了速度更快的《落风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了叶风菱歌表情没有变化,仍然稳如泰山之外,其他人的脸上都闪现出了一丝惊讶。

叶风菱歌扭头看向宁琅,心下暗道一句:“果然可以。”

叶骞在空中稳住身形,同样以一种不可思议地表情看着叶君泽,就在他迟迟没有动作时,叶湛突然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管出剑就是了。”

叶骞赶忙回过神来,他再次提剑,调用水行之力,以俯冲之势朝着叶君泽快速袭来。

刚刚一击得手,让叶君泽有了不少信心。

他重新收拾心情,在一起迎了上去。

叶骞刚刚被打退一次,现在时刻都处在防备之中,想要再趁虚而入,已是不太可能,叶骞也不再留手,快接近叶君泽时,右手一挥,狠狠地对这叶君泽的胸膛处斜砍而去。

迎面而来的一阵寒风吹起了叶君泽的头发,露出一双十分专注的双瞳,他再次变化招式,用变化更多的太虚拳来抵挡着叶骞的攻势。

看到叶君泽不断变幻仙法招式,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

从来没有人将仙法掺和在一起使用,怎么今天,叶君泽却把这么多种拳法和掌法结合到一起去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威胁性不减,反而增强了不少。

面对着叶君泽不断变招,叶骞都有些烦了,但想到刚才父亲的话,他只能一直使出寒霜剑法发起攻击。

可这样下去,想分出胜负还是很难。

难道这一次又要以平局结束?

不行。

绝对不能如此!

尽管两人实力相当,还被外人称为叶家双子星,但因为叶君泽是叶风菱歌的亲弟弟,所以受到的关注一直都比叶骞多,叶骞就是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才决定在这次向叶君泽提出切磋,他要让每一个人看到自己赢下叶君泽,让大家都知道,在红袖天宫,自己才是天赋实力最为出众的那一个,而不是一提到自己,别人就会立马说到叶君泽。

想到这里。

叶骞彻底放开了自我,他不再做任何保留,每一招都冲着叶君泽的命门而去,尽管父亲已经提醒过他,但是此刻,为了赢,他已经考虑不到那些后果了。

在叶骞的咄咄逼人之下,叶君泽抵挡得也很吃力,毕竟那剑气冰冷刺骨,只要自己中一剑,可能都没有再还手的余力,所以他只能举起拳头同样朝叶骞的致命处砸去。

即是切磋,那自然是点到为止。

可现在,这切磋已经在无形之中已经变成了生死决斗一般。

就在众人看得正痴迷之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宁琅突然道:“断脉拳第几招攻他左路。”

只有招式碰撞声的乾元台上,突然响起了一道人声,让所有人不自觉地看向宁琅。

叶君泽同样后退,皱着眉头看向宁琅,见宁琅笑着点头,他立马按照宁琅所说的招式朝叶骞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