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日光(1 / 2)

“所以,来追杀我们的,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了”,大树下,玛尔斯给兔子剥着皮,头也不抬的说道:“那我把你们杀了,不就彻底没人能找到我们了么”。

锋利的匕首划过皮肉相接那层薄薄的脂肪,沉甸甸的肉很快就脱离了皮毛。这只兔子肥的只能烤着吃,连油都不用,就能烤的外焦里嫩。

“就算我们要抓你,那也是之后,你要是现在把我们杀了,你马上就得死”,维斯特大叫道:“那是真正的怪物,力气比熊的还大,跑起来比马还快,它还有武器,你一个绝对对付不了,到时候不只是你,连这个小姑娘也是死路一条。”

维斯特激动起来,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这是坠马时在树上摔得,应该是断了,已经算是幸运了。

玛尔斯抬头看了他一眼:

“凭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让你只手你又能怎么样。”

“小子,你”,维斯特满脸涨红。

巴伦看着这一幕,不由的摇了摇头。

自己两个人现在都有伤在身。

维斯特断了条手,自己的后背和前胸都挨了一剑,也就坠马的时候运气不错,撞树的是肩膀,那里还有一块护肩护着,不然现在受伤最重的就是自己。

可即使如此,即使已经重伤,他们也不认为自己没有一战之力。

所谓佣兵的战斗绝不仅仅只是刀剑相向。

巴伦觉得这怪物一定能找过来,这是他身为易形者的直觉,而这直觉救了他不止一次。

那怪物到现在为止都没出现,有极大的可能,它只能在夜晚出没。

他们已经和那怪物交过手了,完全可以利用这时间来针对性的准备陷阱机关。

用上一切手段,不是没有干死那怪物,或是困住它的机会。

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能干什么,虽然有点本事,但他还能和那怪物单挑?

巴伦凝视着玛尔斯。

如果不说服他相信自己两个人,那他们就都死定了。

这时,玛尔斯已经剥好了皮,处理了内脏,正在生火。

慢悠悠的。

既然已经解决了追杀的问题,那就不着急了,慢慢来吧。

最新鲜的食材,就要用最简单的方式,和最耐得住的性子来烹调。

小火慢慢的烤着,在火上慢慢的转着,让肥肉瘦肉在温度中融为一体,结合出入口即化的绝妙口感。

啊,妙啊。

这一下子,太阳就往天上升了一段。

“艾琳娜,来来来,吃”,差不多了,玛尔斯闻了闻,笑了。就忍着烫,飞快的撕下一条兔腿用洗干净的大叶子包了,递给艾琳娜。

野兔的风味完全被炭火激发了出来,柔嫩的口感只需要粗盐简单的调味就够了。

艾琳娜先是小小的咬了一口,然后就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她早就饿了,而且这兔子太好吃了。

“好吃吧”,玛尔斯哈哈一笑,也扯下兔肉吃起来。

维斯特看着两人大块朵硕,不用的咽了口唾沫,从昨晚到现在,他也没吃什么东西,其中还经历了一场战斗,负了伤不说,肚子也早就空空如也了。巴伦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自己也很饿,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啊。

巴伦透过树木间的空隙看向天空,太阳移动着,珍贵的白天正在慢慢过去,他表面上面不改色,心里却比谁都急。

“啸”

一声鸟鸣传来,玛尔斯立刻停下了嘴巴。他抬头看去,就看到一只快半人高的山雕停在他们头顶的树干上。

“早饭还没吃完,午饭就送上来门了”,玛尔斯笑了:

“艾琳娜,咱们午饭就吃叫花雕。”

“?”,艾琳娜小嘴巴鼓鼓的,一脸的疑惑。

玛尔斯将从巴伦哪里得来的手斧在手里掂了掂,又看了巴伦一样。这斧头沉甸甸的,却非常的顺手,斧刃锋利无比,看来它曾经的主人有很好的打磨它,正好合用。

自从感知的等级上去了,玛尔斯发现自己投掷东西的准头是越来越好,以前他投矛,超过三十步就有点悬了,现在到五十步都没问题,飞刀,石头什么的更是轻松,斧头是第一次尝试,不过效果应该也差不多。

又将斧头在手中转了转,玛尔斯找到了手感。

这山雕的感觉也是明锐,玛尔斯拿着斧子看了它,它立刻炸了毛就要振翅飞走。

“晚了”,玛尔斯手臂一抡,那小臂长的手斧就要投出。

“住手”,感觉不妙的巴伦再也绷不住了,连忙大叫一声。

这头山雕不仅是他的耳目,更是他的伙伴,亲如兄弟,相依相存。好不夸张的说,维斯特在巴伦心中的地位都没这头山雕高。

他这一声大喊,让马尔斯的动作一顿,斧头打着旋的过去,擦着飞起的山雕的爪子劈在了树干上。

玛尔斯回头看着巴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