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私生女(1 / 2)

“怎么办”,魁梧大汉捡回自己的手斧,看着玛尔斯离去的方向,面色阴沉的开口。

“梭梭”

树林中又走出来几个男人。

“等马过来了,继续追”。

圆脸的男人那个对身边一个长得和猴子一样的男人点了点头。

像猴子一样的男人就从自己的剑壶中抽出一支箭,在箭头上装上一支骨哨,之后张弓搭箭,将箭矢笔直的朝天空射出了出去。

“啸”

随着这尖锐的哨声,立刻就有几个男人带着十几匹马往这里赶。

已经跑远了的玛尔斯听得一激灵。

这是响箭,老师莱德纳和自己说过,这是用来传递消息,发出信号的特殊箭矢。能用上这东西的,都是有一定规模的强盗劫匪佣兵团,或者干脆就是正规军。

“你到底是什么人”,玛尔斯看着面前的瑟瑟发抖的少女,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那个魁梧大汉外面罩着皮衣,在他胸前,还有护住胸腹的精铁板甲,加上长剑和手斧,若是强盗,可真称得上一句装备精良,怕是许多领主手下的精锐士兵都有不如。

现在还有响箭,绝对是个大麻烦,说不定是比那次几乎围死自己的战斗还要大的麻烦。

“我就是那边村子里一个私生子,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抛下我,我什么都可以干,虽然还很小,可我什么都能干”,小姑娘在马上死死抱着玛尔斯,声音混着眼泪,一起从喉咙里涌出,好像被炭火烫过一样。

“这”,玛尔斯摇了摇头,虽然这是个大麻烦,但他实在生不出将这孩子找个地方丢了的想法。

他低头看到这孩子一脑袋和自己一样的黑色头发,重重的叹了口气,想来自己也是个私生子啊,还是属于那种连妈都没有的。自己当时穿越而来,并不是系统凭空捏了个人出来,而是改造了一具一句脑死亡了的私生子的身体。

所以,虽然可能血统,体格,外貌都改变了,但从源头上来讲,玛尔斯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的这个身份,确实还是个私生子。

而两人发色相同,说不定那两个混账男人还是亲戚呢。

他想起了原著的中的国王劳勃。

私生子十几个,却只有一个瑞肯风暴被他承认,其他的,包括他留在谷地的私生女米亚石东,没有一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的。

可偏偏到了后来,他们却因为与劳勃的关系,全都被“红袍女”梅莉珊卓拉去做了火祭,要不是逃出几个,劳勃就真的断了血脉了。

许多贵族,在留下私生子后不想被人知道,会将孩子和孩子的母亲一起送的远远的,或者干脆就在孩子被生下后转身就走,反正那些女人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最终是将孩子丢弃,还是抚养长大,都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一念及此,玛尔斯下意识的说道:

“说不定是你爸爸那边的人派来杀你的”。

小姑娘的身子立刻一僵。

“只是有可能,不是一定是”,玛尔斯连忙说话弥补,结果小姑娘哭的更大声了。

“唉~”,玛尔斯只能抓紧马缰绳,呼喝着让马儿跑的更快一些。

那些人既然装备如此精良,那一定有马,不过应该没有多余的马匹,这样一来,就算他们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玛尔斯的双马换乘。

不过

跑了一段,玛尔斯发现自己真的无法无视小女孩儿的后背,那根有普通人小拇指头这么粗的箭矢依旧插在伤口上。随着马的奔跑,箭身一晃一晃的在血肉之中搅动。

“你忍一忍,我帮你把箭给拔了”,玛尔斯想了想,还是勒住了马缰。

他轻轻的掰开伤口,借着阳光,观察着其中箭头的形状。这伤口比较小,应该是那种没有倒钩的锥形箭头,这种箭头的穿透力尤其强,若是配合硬弓硬弩,在一定距离中,甚至可以突破骑士的板甲。

没有贯通,真的是这小女孩儿运气好。

而且这种箭头处理起来方便。玛尔斯一只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另一只手悄悄摸到箭伤上,一把拔了下来。

果然是锥形箭头,玛尔斯盯着手中带血的箭头。

这是普通的铁匠学徒都能轻松打出来的锥形箭头,制作方法也非常简单,最常见的是用铁水浇铸出大体样貌,然后手工捶打磨砺,也有直接打出来,或是磨出来的。

因为玛尔斯的手快,加上这箭矢插的时间有些久,那部分血肉都已经麻木了,出其不意之下痛楚非常有限。

接下来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