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意料之外(1 / 2)

玛尔斯脱下衣服,他身上的一些伤口崩裂了,不过不严重,只是稍微出了点血。不过在雨中战斗,雨水和血水混在一起扩散开来,已经染红了绷带。

看着那面倒在地上的黑旗,玛尔斯眯了眯眼睛。

这是一面算得上精致的旗帜,一水的黑色,旗面上画着的是一团白色的虚影。

河湾地基本不会有这样张扬的强盗劫匪,只有在西境和谷地,那样地形复杂的地方,才会有这样啸聚山林,敢打出旗号。

“你们都是西境来的吧”,玛尔斯冲着那还剩一口气的强盗头子说道:“告诉我你们过来的线路,我给你个痛快的。”

他听老师莱德纳说过,很多强盗劫匪都有自己固定的地盘,也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隐蔽路线,这些路线平时没什么大用,也不如大路好走,一些地方连小马车都通不了,可到了关键的时候,这样的小路就能给你出奇制胜的机会。

玛尔斯从莱德纳那里得到了几条线路,这些都是他多年积攒的一部分,许多回以此建功。这样的东西是怎么都不嫌多的。

“咳”,强盗头子吐了口血沫子,死死的盯着玛尔斯。他的肚子给马尔斯刺了一剑,肠胃被搅烂,已经是不治了,这死法不痛快,不过他运气不错,后腰上也挨了一下,估计快了。

“今天是我们运气不好”,强盗头子最终还是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他整个人躺在泥地里,惨笑一声,说道:“我的身上有地图,等我死了,你过来拿吧。他现在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好,我就等你死了再拿”,玛尔斯深深的看了这个强盗头子一眼,就走到旁边开始搜索其他尸体上的东西。

主要是钱袋,不过找了几个,都是瘪的,最多不过几枚银鹿,玛尔斯蹲在地上,摇了摇头,又继续翻找起来。

连开洞的脑袋走看过了,不过是翻翻尸体,他现在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强盗头子看玛尔斯找的专注,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偷偷的将一把短剑塞到了自己的屁股下面,然后闭上了眼睛,做出一副已经死亡了的样子。

玛尔斯没注意到强盗头子的小动作,刚才在搏斗的后期,剩下几个都在逃,死的很分散,找起来很麻烦,得抓紧时间,现在下着雨,自己还有伤在身。

“嗯?”玛尔斯在翻一个强盗衣服的时候,在这人的胸口摸到了一片硬块。他扯开强盗胸口的衣服,就发现他的身上竟然穿着一件褐色的皮甲。

“唉”,玛尔斯看了这男人的脖子一眼,摇了摇头,这人是被他割了脖子死的,挺好一件皮甲愣是屁用都没派上。

把皮甲扒下来,在自己身上比划了比划,发现还可以,贴身穿有点大,穿在衣服外面就挺合适了。

“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这件皮甲让玛尔斯有动力了,他翻了最后几个,又凑出来了一对皮护腕。

在交战的时候,人握着武器的双手无疑是最重要的,若是被针对,就很容易受伤,护腕能很好的保护手腕和手背,虽然小,但很重要。

“擦一擦就能用”,玛尔斯一手拿着皮甲和护腕,一手提着剑,走到那个躺在地上的强盗头子身前,只是这么一会儿,这人的脸色已经和尸体没什么两样了。

“答应了给你个痛快的,我也不能食言”,玛尔斯看了一会儿,抬手就是一剑,这一剑几乎把强盗头子的脑袋砍了下来,在伤口处竟然还有血流出来,看来刚死不久。

“我也算完成自己的诺言了”,玛尔斯放下剑,伸手摘下强盗头子腰间的钱袋,又从他怀里抓住一卷羊皮纸地图。

这时强盗头子的身体还有反应,他也没在意,连忙护着地图,小跑着钻回了酒馆里。

强盗头子只觉的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想按原本的计划拔出藏在剩下的匕首,奈何身体已经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了。他听到玛尔斯远去的脚步声,想开口说些什么,意识却跌入了无穷的黑暗之中:

“我都死了,你还补刀?”

第二天夜晚,雨已经停了,在月亮于云朵后的目光中,老板娘带着马童和儿子从旁边的林间小路偷偷的摸了回来了。

“就算是复仇,现在也应该结束了,而且这条小路他们也发觉不了”,马童走在最前面,老板娘带着儿子走在后面,心中依旧忐忑。

最终她们看到了院子里尸体和七匹在马厩中安静吃草的马。

这些都是那些强盗的马,其实本来应该有八匹,不过玛尔斯觉得让一匹马载着自己去北境实在是太辛苦它,就又带走了一匹。

这匹多出来的马,有东西的时候可以用来驼东西,没东西的时候可以换乘,原本的那匹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也能赶更远的路了。

老板娘趁着夜色偷偷从酒馆的窗户往里看,只看到还冒着黯淡的红光的火炉,这微光稍稍驱散黑暗,在一张桌子上,好像有什么在发着光。

“吱”

在这空荡荡的酒馆里,。

老板娘最终推门进去,她拿着点燃的火把,环视其中的一切,发现这儿和她离开时一样,唯独在那张那个叫玛尔斯佛瑞曼的人做过的酒桌上,多了三枚金灿灿的硬币。

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