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暴怒(1 / 2)

在暴雨中疾驰,水花四溅,披风随风后扬,洒下无数雨点。

这场景看上去很有气势,奈何现实中泥泞的地面十分拖累马匹速度,而且浑身湿透,非常容易伤寒感冒,若非十万火急,没人会在这样的雨天赶路。

斗篷几乎湿透,雨势却越来越大。

到最后,玛尔斯不得不放慢马的的速度,因为前路都难以看清了。

“这时机,实在是好过头了”,玛尔斯驱马到一棵大树下暂避。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场雨已经将整棵树都浇透了,躲在下面也是淋雨,无奈只能继续赶路,同时观察道路两旁,希望能看到酒馆或是人家。

这是玫瑰大道,人流不比小路,如这个所愿的,他最终还是找到了一家小酒馆。

玛尔斯催马到酒馆门前停下。

他将马匹牵到马棚,拿下马上的皮袋,给马童塞了个铜板,让他给马喂上草料,这才钻入了酒馆。

“来杯麦酒,再弄点吃的”,玛尔斯环视一圈。便将身上的斗篷挂到门口的架子上,坐到火炉旁,烤了烤自己的靴子。

不知是不是这酒馆太阴森了的缘故,除了他之外,竟然一个人也无。

不过也顾不得这些了,浑身湿透,的快些烤干才行。

看着火炉好像还是刚升起的,玛尔斯丢了两块柴火进去,拿火钳将火拨弄的大了。

有些年轻的老板娘正拿起一杯酒,转头看到了玛尔斯一身的绷带和腰间悬挂的长剑,立刻让旁边玩耍的孩子进到后面的厨房里去了。

“客人,麦酒”,老板娘拿着酒杯走到玛尔斯的桌子旁。

“放着就行”,玛尔斯正在烤靴子,回头对老板娘点了点头,就从身上拿出几个铜板放在桌上:“请多拿一些吃的来,我干了很远的路,非常的饿。”

“好的”,老板娘心里松了口气,这样规规矩矩付钱的,一般不会是什么坏人,看样子,是个雇佣骑士。

老板娘转身离开。

还很年轻,长得也不丑,身体纤细苗条,走过去的时候,袅袅婷婷,若是好好打扮,应当也有那些贵族小姐们的美色。

玛尔斯处于男性本能的又扫了眼老板娘的屁股,心思有些荡漾,便拿起桌上的麦酒,咕咕的喝了两口。

火炉的温度渐渐上来了。

绷带本来就是单薄的东西,一下子就烤干了。

食物上来还要些时间,玛尔斯便看着火炉发,想起自己日后的出路。

其实逃避提利尔的最好的地方是九大自由贸易城邦,布拉佛斯、罗拉斯、里斯、密尔、诺佛斯、潘托斯、科霍尔、泰洛西、瓦兰提斯,任何一个都是提利尔鞭长莫及的,可那里“民民风非常,淳朴”,普通人很容易被割掉那什么,变成奴隶什么的,偏偏武力等级还非常高,他又不想成为无面者。

玛尔斯自认为现在自己这个段位,若是没有黑白之院的保护,在那里怕是连个安全都混不到。

而剩下的七大国,每一个都和河湾地有着贸易关系。

青亭岛的美酒在整个大陆可都是硬通货,想来许多领主都不介意卖提利尔一个情人,不过是条人命。

其实玛尔斯还是高估了自己,即使后来有角陵拒不出兵,奥莲娜也认为,蓝道是为了更多的好处,压根没想起他来。

不过自己的命就一条,这种情况下,小心无大错。

从物理上来说,离得越远越安全,而且现任的北境领主,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的人品也值得信赖。

基于这两个条件,玛尔斯最终选择了偏远苦寒,地域辽阔的北境。

北境一地的领土,便胜过其他六国之总和。

“客人,烤鸡和柠檬”,老板娘将分量十足的食物端了上来。

玛尔斯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食物,不禁眉头微皱。

同样的菜式,他在角陵和高庭都吃过,抛开那些领主的厨子,即使他吃过的最次的酒馆,做的都不知道比眼前这一团好上多少。

至少人家那鸡肉还看的出来是鸡肉。

玛尔斯拿起勺子搅了搅,最终叹了口气。

现在可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舀了一勺塞进嘴里咀嚼,嗯,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吃起来也不太行,但也没那么糟。

听到屋外愈来愈急的风声雨声,玛尔斯点了点头,这样的天气里,能在这样风吹不到,雨淋不着的地方,烤着火,吃着东西,已经很不错了。

等到了北境,怕是赶上一天的路都不一定能碰到一家像样的馆子呢,这就先适应吧。

解下腰间的长剑,玛尔斯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长剑是用来掩人耳目的,而且他不知什么时候,个人能力里面又多了一个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