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远走(1 / 2)

“夫人”,一个健硕高大的男人站在茶厅中,平静的说道:“这把火已经烧了一天一夜,没有任何人逃出来。不过我们的人只找到了七具包裹铁甲的尸体,并没有找到第八具,搜遍附近,也没有收获。”

“那小子没穿铠甲,一天一夜,恐怕已经烧成灰烬了”,奥莲娜摇了摇头。火焰是非常好的毁尸灭迹的方法,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没少用,要是在一些树林密集的地方,出现人被烧没的情况并不意外。

她端起茶碟茶杯来喝了一口,说道:“把这件事告诉维拉斯,让他给角陵传信”。

“是,夫人”,高大的男人就要退后离开。

“等一下”,奥莲娜想了想,又叫住了他:“这几天密切监视角陵的小姑娘,有什么异常举动,随时来告诉我”

“是,夫人”,高大的男人再次点头。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奥莲娜点了点头。

佛恩斯的年纪只比自己小十岁,是自己数十年来的贴身护卫,经由他手的事情从来没有疏漏,是自己非常信任的人,没什么不放心的。

只是蓝道恐怕能看出些端倪来,不过只是一个小子,可有可无的,死了就死了,还能查到那里去么?能为了他和高庭翻脸么?

奥莲娜的目光闪动。

不过托了这小子的福,没想到洛拉斯竟然能把蓝礼勾到床上,虽然有些伤风败俗,但高庭总算是能得到风息堡的支持。

多恩那边也能稍微整理整理了。

三天后,一封信从高庭发出,经由渡鸦送到了角陵堡。

尊敬的蓝道伯爵

不久前梅莉小姐与舍妹玛格丽外出遭遇火灾,幸得玛尔斯大人全力救援,并无大碍,然玛尔斯大人失踪与火海,至今未寻到其踪影,不过我们仍在寻找。

您的朋友

维拉斯提利尔。

莱德纳老师亲启

老师,我于高庭受人暗算,以至于重伤,幸得搭救,如今性命无碍,只是河湾地于我,已是危机四伏,再无容身之处,近日即将远行,万望珍重。

玛尔斯佛花

看完眼前的这两封信,蓝道眉头紧锁。

这两封信的信纸,材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有玫瑰印记的高庭专用纸张。前者自然是平常,后者则有些奇怪。

一个被高庭暗算的人怎么写这种私密信件,用的还是高庭特有的纸张?

躲在高庭内部么?

蓝道微微摇了摇头。

玛尔斯现在应该还在高庭,可他并没有像角陵求助,而是选择了自己隐藏,准备逃离河湾地,这就说明了在玛尔斯的认识里,或者说是在他的猜测里,即使是身为角陵伯爵的自己,可能都无法保下他。

若这两封信属实,那通过这两份信的内容,可以确定,高庭确实有人想要杀掉玛尔斯,而且这个人的地位不低,很可能要比作为高庭继承人的维拉斯还要高。不过具体是谁,还难以确定。

而高庭的危险,则是毫无疑问的了。

蓝道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莱德纳。

这个跟了自己二十多年,忠心耿耿的侍卫长,此时低着头,双手紧握,仿佛一头随时都会暴起的猛虎。

“莱德纳,玛尔斯现在没有危险,而你现在决不能独自去高庭”,蓝道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

“没人能发现我”,莱德纳摇了摇头。

高庭有重兵把守,自己想要潜入进去也不简单,不过也不做刺杀偷盗,只是打探消息,却也有七八成的把握。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只是带着玛尔斯去参加了一次比武大赛,竟然差点把人命给送进去了。高庭这么横的么?!

“高庭现在的做法,针对的只是玛尔斯一个人,至少现在,他们还不想将角陵也牵扯如其中”,蓝道将两封信收好,平静的说道:

“我不知道玛尔斯做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知道了些什么,不过他确实已经引起了高庭某些人的重视。”

“他能做什么,他又能知道些什么”,莱德纳一拳砸在墙上,低咆道:“他今年才十五岁,第一次跟我去高庭,能知道什么事情,能碍着谁?”

“依我看,他们就是在针对角陵,梅斯公爵一直看角陵不顺眼,这次或许就是他的作为!”

蓝道摇了摇头:“冷静,冷静下来,莱德纳,我们要好好的解决这件事情,不要被愤怒冲昏头脑。

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是直接和高庭起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