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赶尽杀绝(1 / 2)

哈洛斯坐在监狱内的阴影中。

他身后的架子上,有一柄崭新的巨剑横放着,这一把的剑身要比上一把的狭窄,也更厚。其上镶嵌了黑色碎片。

这些碎片也是金属,其上仿佛笼罩烟雾,有着引人目光的魔力。

瓦雷利亚钢,虽然已经破碎,但其上的魔力并未褪去,相隔许多年,这力量还是极好的保存了下来。

完全使用最出色的钢铁打造剑身,以此为基础,镶嵌瓦雷利亚钢的碎块作为枢纽。

再在这些瓦雷利亚钢的碎块之间留出细长的铁槽,将瓦雷利亚钢融化成的铁水浇入其中,最后重新捶打。

五个角陵最出色的铁匠失败了足足七次,花了一个月才侥幸成功。

事实证明,这是值得的。

这柄凝聚了心血的长剑,对于神力有了极强的承受力,甚至能够让轻微的神力和精神力的长期附着,慢慢的成长,变得更加的强大。

不过,就算还是刚打造出来的新品,哈洛斯已经能以它为媒介感知整个角陵堡了。

清晨过后,这柄长剑微微颤动,其上的七块瓦雷利亚钢分别亮起七种光芒。

哈洛斯睁开眼站起来,长剑的剑柄便送到他的手中。

一个手捧天平,留着长须的威严男人的身影在哈洛斯身后出现,哈洛斯剑尖点地,整个人立刻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角陵城头。

角陵的城墙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树林。

哈洛斯的目光随着山风移动,突然,他手中的长剑挥舞:

“布拉佛斯人,停一下吧,和我聊聊”,有七束光芒在空中一闪而逝。

一片黑雾落下,在城墙上凝聚成一个身材丰腴的女人。

“角陵的传教者,我并无恶意”,女人语气温柔,只是她手中掌握一柄足有半人高的刺剑,随时可以刺出,取走人的性命。

“近十年来,你是唯一一位两度来到角陵的黑白院之人”,哈洛斯语气平静:“我负责守卫角陵,无法容忍这样的挑衅和威胁。”

他手中的巨剑上,七块瓦雷利亚刚碎片各自闪烁颜色,其上有神力在凝聚。

“我没功夫照料你”,女人摇了摇头,化为一团黑雾爆开。

哈洛斯挥剑就砍,不过女人的速度明显更快,这一剑,只砍到了地上的石砖。

“她的力量比上次要更强大”。

刚才女人站立的地面,那是坚硬的石砖,此时都变成了黑色的沙粒,哈洛斯用巨剑挑起一点黑沙,两者的相交处立刻滋滋作响。

只是受到神力侵蚀的东西,就能给我的剑造成这样的影响?

哈洛斯凝重的看着自己的长剑,黑沙已经被风吹走了,可剑尖上却留下了一点一点的小洞。

这是轻微的神力交锋而导致的破坏。

“这样微弱的残余神力,都能压制我么”,哈洛斯的手有些颤抖。

维斯特洛大陆以南都属于七神,河湾地旧镇的繁星圣堂曾为“征服者”伊耿加冕,更是神的钟爱之地。

自己在与旧镇相距不远的角陵和那信仰千面之神的女人交手,在神力的交锋之上,竟然无法获得优势!?

“难道角陵之中有千面之神的信徒”,哈洛斯让自己冷静下来,若非有一定数量或十分虔诚的信徒作为标记,千面之神的神力无法从遥远的布拉佛斯传来,他们想干什么?:

“要马上向主教禀告”。

“呼”

靠在巨石上,玛尔斯长长的松了口气。

“当啷”

他随手将手中的长剑扔开。

这柄剑插到了自己的肚子上,还好插得不深,只是刺破了肚皮,里面的肠胃没有受伤,不然就完蛋了。

他身上十多处伤口,最轻还是腿上的那支箭,只是扎在了肉里,没伤到骨头和血管,拔出来,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所以在我这个段位,铠甲还是很有必要的”,玛尔斯看着一地的尸体,这些尸体上大多只有致命伤。

而有很多在他自己身上留下伤口的攻击都是破不了铠甲防御的,若是自己穿着铠甲,身上的伤至少能少一小半,其他的也能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