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背叛(1 / 2)

比武大赛的赛场上,高台被拆卸,其上挂着的旗帜也被摘了下来。

骑士们打点行囊准备出发。

提利尔家族搬出一箱一箱的金龙来奖赏那些比赛中最后的胜利者。

没有得到奖励的雇佣骑士们要么去赶下一场比赛,要么的去接受商人和领主们的委托,他们以此谋生。

不过有些骑士连自己的武器和铠甲都输了,只能回去当个农民了。

在角陵的驻地,玛尔斯盯着从指间滑落的金龙,在这阳光下,这金灿灿的,一枚一枚的落在匣子里,与其他的金龙碰撞,声音亲脆悦耳。

旁边的那些骑士们都有些羡慕,不过他们在意的不是金钱的多少,而是奖励的意义。除了玛尔斯他们全被洛拉斯一场打下马,简直是白来。

玛尔斯给他们看的不好意思,就每人发了一枚给他们,算是个纪念。他自己也算是个小富翁了,这笔钱和上次拿一百金龙加起来差不多有三四百,稍微拿几个出来也没什么。

于是这几个骑士就在晚上请了玛尔斯一顿。

第二天醒来,角陵一行人也开始收拾行礼。

将自己的帐篷捆好丢到车上,遥遥看向高庭的城堡,玛尔斯突然想起洛拉斯在后来剧情刚开始首相比武的时候,打败过魔山。

魔山是七国的武力天花板了,至少是身体素质的天花板,他能徒手捏碎人的脑袋。

虽然洛拉斯使诈了,但也说明了实力。而现在的洛拉斯明显没这个实力。

“老师,今年是哪年了”,正好莱德纳路过,玛尔斯就问了一句。

“维斯特洛历295年”,莱德纳也在收拾自己的东西,说了一句就走了。

玛尔斯则陷入了沉思。

他已知的,在维斯特洛历283年的时候劳勃当上了国王,坦格利安王朝结束,而现在已经是维斯特洛历295年,国王还是劳勃拜拉席恩,国王之手还是琼恩艾林。而玛尔斯记得很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拜拉席恩王朝只有短短的二十年不到。

现在做个减法,就能知道拜拉席恩已经延续了12年了!

玛尔斯突然感觉这吹来的风有点冷了,他看向远处飘落的树叶,不禁感慨,好日子不长久了。

这种事情说说没什么,可真正发生了,可就太残酷了。

“玛尔斯,玛尔斯,玛尔斯”

正在玛尔斯感慨之时,梅莉来了。

“现在方便么?”,梅莉低着头,声音有些发颤,说道:“我找你有些事情,能跟我来么。”

玛尔斯眉头微皱,他从未见过梅莉这样。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被什么人欺负了?是谁?

“当然没问题”,他答应下来。

虽然玛尔斯一开始认识的是丽莎,但他和梅莉的关系更好,如果真的梅莉被什么人欺负了,自己力所能及必然要帮她出头,最多杀人后自己接受比武审判。

感受了一下子腰间的匕首,玛尔斯点了点头,他还没完成武技的领悟,格斗的等级还是lv3,不过凭着现在20点的力量,一般人他也用不着长矛。

“跟我来”,面甲下传出梅莉的声音,玛尔斯就跟着她走了。

他们穿过比武赛场所在的草地,爬上山坡,向提利尔家族的居住地走去。

茶厅,奥莲娜和玛格丽坐在一起。

侍女已经换了一个。

茶壶的茶香依旧四溢。

“确定他有可能知道这件事你就应该来告诉我”,奥莲娜看着自己的孙女,她没想到众多子孙之中她最疼爱,最看好的孙女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蠢事来。

“可他已经承诺绝不会透露此时”,玛格丽眉头紧锁,目有薄怒。

“承诺就是为了背叛”,奥莲娜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茶杯中的茶水都溅了出来:

“玛格丽,你是高庭的公主,将来或为王国的王后,半个高庭的未来都在你的手里把握着,事关声誉,你怎么能这样优柔寡断。”

玛尔斯跟着梅莉走进一片树林。

附近已经没有人烟,地上的杂草高过了人的脚踝。

“还没到么?”,玛尔斯问了一句。

“快了”,梅莉加快了速度。

在一块巨石前,梅莉放慢了速度,与此同时,几个男人出现在了他们的前后和旁边的树林之中。

“有危险”,玛尔斯连忙把梅莉拉到巨石前,将她护到自己身后。

这些男人都腰悬长剑,身材高大魁梧,脚步灵活,握剑的姿势规范,一共七个人,堵在了玛尔斯的所有出路上。

“士兵”,玛尔斯瞳孔微缩。这些人应该都是士兵,而且是精锐的士兵。

“梅莉,等会我会在左边打开一个缺口,之后你就跑,千万别停下,回去找莱德纳老师就行”,玛尔斯环视众人,对梅莉小声说着,同时身体慢慢低伏了下去。

困兽之斗,尤为剧烈。

七个士兵都知道这个道理,他们稍稍退开了些,却没有一丝一毫放松对玛尔斯两人来时哪个路口的封锁。

“说实话,能打倒一个可能就是我的极限了”,要是有长矛在手,哪里会这么被动,玛尔斯有些后悔。

不过拼一拼,至少能让梅莉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