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无面者(1 / 2)

“角陵玛尔斯获胜”

“角陵骑士果然厉害”

“将来必然是一员沙场猛将”

“好”

。。。。

在一片欢呼声里,玛尔斯环顾四周,长长叹了口气,看着躺倒在地的布蕾妮,忍不住说道:

“你坚持到现在可太不容易了”。

他发现所有人都在旁观喝彩,即使是风暴地的骑士们也大多笑容满面,他们对布蕾妮的失败是无动于衷的,喝彩的还尤其大声。

玛尔斯感觉的到,与其说他们是在为自己喝彩,倒不如说是在庆祝布蕾妮的失败。好像自己打败了布蕾妮证明了他们的看法,替他们收住了骑士这片男人专属的土地。

没有人上来帮扶,若是自己也不搭理,放任布蕾妮玛这样躺在地上,这个难得的战士,强大的女人以后就要成为在场众人口中的笑话。

这,太侮辱人了吧。

玛尔斯摇了摇头,捡回自己被打飞的头盔带上,将布蕾妮的的长剑入鞘和自己的长枪一起垫在她的屁股下面,双手抓着自己长枪两边的枪杆,将她背了起来,一起离开了赛场。

高台上,狄肯和身边的海塔尔爵士一起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没想到角陵的骑士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旁边一个中年爵士目光古怪的看了狄肯一眼。

“这是值得钦佩的对手”,狄肯看都不看他一眼,转头对身边的海塔尔爵士说道:“爵士,我想请您随行的学士去看看这个姑娘。”

“没问题”,海塔尔伯爵点了点头,就让自己的侍从下去叫人了。。

“去帮帮她”,不远处的玛格丽看到这一幕,有些同情,她立刻对身边的侍女说道:“给那位小姐提供房间和一切,一定要让学士好好治疗她,就说是我的命令”。

“我也去,玛尔斯完成了对我的承诺,至少我应该去感谢他”,梅莉对玛格丽点了点头,她偷偷来高庭也有几天了,现在挑明了身份,再不去看看玛尔斯那就说不过去了。

“难道你要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呆着?”玛格丽轻轻哼了一声。最终,三个人一起下了看台,都往玛尔斯离开的方向去了。

这时还是早晨,阳光却和黄昏相似。

玛尔斯刚出赛场,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了欢呼声,他低头快步走着,打算回去营地,让自己的老师莱德纳帮忙找人看看。力竭的后果可大可小,轻微的睡一觉就好了,严重的则可能心肺衰竭,活活累死。

“怎么样”,一直等在赛场旁的莱德纳立刻上来了。

“脱力了”,玛尔斯摇了摇头。

“去准备些糖水”,莱德纳一听,立刻让身边的侍从去准备了。

“布蕾妮,你可一定要撑住啊”,布蕾妮一动不动的,到了空旷的路上,玛尔斯干脆小跑起来。

他想起看台上的那些人们,他们衣着华丽,其中不乏美丽的女子和英俊的男子,都洋溢着笑容,原本看来是充满朝气,可现在一张张面孔浮现心头,就有一种呆板僵硬的感觉。

尤其是那些女子,她们在男人之间流转,却毫不留情的嘲笑同样身为女子的布蕾妮,只因她的作为超乎寻常。

他不禁心底发寒,感觉那些光鲜亮丽的人们都只是一具躯壳,而所有的躯壳之下,都是一样的,长满了蛛网,落满了灰尘的灵魂。

这时,他的心中不由自己的浮现出一句话来:

“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须侍奉!”

这声音好像云雾一样虚无缥缈,又如高山一般沉重威严。

他心底所有的面孔都重叠起来,变成一副雪白,什么都无的面具。

玛尔斯感觉到了自己贴身的布拉佛斯硬币在发烫,起初只是微微发热,可下一刻就是如烙铁般的温度。他想要扒拉出那硬币,可刚腾出手来,那种灼热的痛苦便消失不见了,衣服完好无损,硬币依旧是和自己身体一样的温热。

玛尔斯不动声色的加快了速度,他现在全副武装,除非现场脱衣不然拿不出放在胸带里的硬币,这枚硬币自己曾丢弃过许多次,可无论将之遗弃在什么地方,第二天这枚硬币都会重新出现在他衣服的口袋里。

联想到千面之神的神力,玛尔斯当时才作罢。

“宿主获得千面之神的烙印,正式拥有成为千面之神眷者的资格,前往布拉佛斯进行试炼,试炼成功后宿主即可正式成为千面之神在世间的代行眷”

“宿主将有资格使用千面之神的神力”

“警告:一旦宿主成为千面之神的眷者,将受到七神、旧神本世界所有神系的排斥。”

“请宿主慎重选择。”

“千面之神”,玛尔斯晃了晃头,可他无论怎么晃脑袋,脑海中那张雪白的面具依旧存在,它紧紧的在意识的黑暗中,眼睛处的两个空洞好像无时无刻不再注视观察。

“宿主是否屏蔽千神之面的影响,屏蔽后不会影响宿主参与的千面之神的试炼”

玛尔斯只是在脑海中与这面具对视一眼,就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不知名的虚空之中去了,连忙选择了确定。

意识重归黑暗,千神之面就像没出现过一样。

“提示:宿主已完成任务,蓝道的烦恼,梅莉的愤怒

获得奖励如下:

个人能力点1,经验一千,属性点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