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谦虚(1 / 2)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紧随而来的便是愈发激烈的比武大赛,任何人都想证明自己,并非只有洛拉斯。那些贵族的骑士们,包括大部分的雇佣骑士们,都想通过战胜强大的角陵堡骑士来提高的自己的声望,获得更多的财富。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比赛上,连带小商贩的生意都冷清了

于是,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带着兜帽的人在此时出现在了河湾地公主的闺房。

“玛格丽”,兜帽下是一张有些微胖的女人的脸,上面有一双清澈的杏眼,其上眉毛略粗,高挑的鼻梁,其下嘴唇稍厚,整体给人一种精力旺盛,风情万种的感觉。

“梅莉!”,玛格丽毫不犹豫的扑到来人的怀中。这人正是角陵伯爵的次女,梅莉塔利。

她带了两匹马,轮流骑乘,连夜赶来的。

侍女帮梅莉解下兜帽,便去关上门,守在门口。

“你,你怎么来了”,玛格里环抱着梅莉的脖子,兴奋的说道:“我都没怎么准备过,衣服都没换。”

“你无论如何都是我心中的美人”,梅莉有些疲惫的眯着眼,轻柔地帮玛格丽有些散落的头发重新撩到她的耳后,低头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

“快来坐”,玛格丽引梅莉一同坐到窗户旁。

高庭公主的房间在高庭的最高处,能从窗户窥见其中情景的,只有白云。所以两人在此时此地完全放松,即使是在外人看来禁忌的行为,她们也毫无顾忌。

女人们的身上仿佛流淌出玫瑰的酒红,在这清晨的窗外,空气中未散去的晨雾都染上色彩。

“赶路辛苦么”,玛格丽坐在梅莉的怀中,抚摸她的脸庞。两人的关系私密非常,而自己身为高庭公主不能私自离开,大多时候她们见面都是梅莉来回奔走。

“能见到你就不辛苦了”,梅莉也轻抚玛格丽的面颊,不自觉的便沉迷于其中。

“这一个月来,每一天都是煎熬,我要在人前表演,回到房间只剩孤独,便更加的思念,更想你能在我的身边。”

“我爱你”,梅莉轻抚玛格丽的面颊,没有多说,只是轻吻对方的嘴唇。

玛尔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梅莉的愤怒不因为加兰和洛拉斯,甚至维拉斯中的任何一人。她的爱人是高庭玫瑰,一腔的怒火都是为此而生。

“这次来,你能待多久”,两人抵轻轻的抵着额头,玛格丽有些喘息的问道。

“我可以一直待到比武大赛结束,我们会有很长的时间”,梅莉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那不够,多久都不够”,玛格丽笑道:“我都想把你关在这里,一直和我在一起。”

“和我想的一样”,梅莉贪婪的嗅着玛格丽身上的味道,不自觉的又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赛场。

那些青年骑士们正让自己的侍从们帮自己装备铠甲。

骑士的武装可不是套上一层铁皮就行的,最正规的一套铠甲,外部就包括背甲、胸甲、左右手甲、左右肩甲,左右腋甲、左右脚铠、颈甲,左右臂甲等等

其中背甲包括了腰甲和三层臀甲,胸甲包括腹围甲、腰甲、护腿甲、枪钩,每一个部位的铠甲都有。

内部还要套锁子甲,一件锁子甲换算过来最少也有两千克,还不止一件。零零总总算下来,一套完整的铠甲穿在身上,就相当于这个人负重至少三十公斤,防御十分惊人,简直就是一个坦克。

等所有人穿好各自的铠甲后,今天的比赛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记录官员开始通知轮到的骑士上场。

玛尔斯目送那些角陵的年轻骑士们出发。他们拿着盾牌骑枪,在阳光下意气风发。

随即就轮到了自己。

“不要冒进,地上武技比赛不见得就比马上安全多少”,莱德纳一脸的平静的在玛尔斯的肩膀上用力的拍了拍。

玛尔斯现在也身穿铁甲,不过依旧能感受到这几下的沉重。

“我会取得胜利的,老师”,玛尔斯郑重的点了点头,便向自己的赛场走去。

“是啊,你可是要超过拂晓神剑的人”,莱德纳咂吧了一下嘴巴,对于自己弟子的第一次参赛,他的心情也是如此的复杂。

脚踏绿草如茵的赛场,玛尔斯紧握长矛,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便带上大护鼻的头桶,去敲打旁边的盾牌。

这次的比武大赛不仅规模大,时间长,划出来的场地也大,许多项比赛同时进行也不冲突。

不过今天的主场注定只有一个,便是“百花骑士”洛拉斯的赛场。

他终于再次出战了,在无数高庭少女们的欢呼声中,依旧是百花铠甲,带着玫瑰入场,手中长枪前指,对手便是这次的来的角陵青年骑士其一。

这个角陵骑士就是给莱德纳递剑的那个。他习惯基础有力的战斗技巧,虽然被莱德纳随手打败,但内心毫无动摇。

不过这是他第一次参赛,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目光,不由的紧了紧自己握住骑枪的手。

比武大赛是十分贴近真实战斗的。

以前的比武大赛基本就是小型的战争,几十上百的骑士们分出阵营来混战,有时候打出了火气,就直接变成了真正的战争。到现在细分了,这样单对单的骑枪挑战虽然安全了一些,但各种表现都被人看在眼里,一有什么丢人的表现马上就流传七国。

没有参加过比武大赛的新手骑士在众多人的目光注视下不免会有巨大的压力,而这压力或许能激发出一个人更强的战斗力,不过更多的是让这个人身体僵硬,连正常的实力也难发挥出来。

显而易见的,角陵一方的骑士一直在通过拿捏手中的骑枪来释放压力,而洛拉斯骑着马,在众多人的注视下和欢呼下,还能轻松的调戏那些怀春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