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高庭玫瑰(1 / 2)

高庭。

清晨高大健壮的马图斯爵士正在花园中漫步赏花,他表情放松,不时点头,就好像一头流连花丛的公牛。

在他的身后是他的长子。

这小子长得不随他父亲,矮矮瘦瘦的,一幅奸诈刻薄的相貌,跟在马图斯伯爵的身后,虽然衣着华丽,却比仆人还像仆人。

“父亲大人,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么?!”这小子暴躁的说道:“虽然我们效忠提利尔家族,可提利尔家族怎么敢这么羞辱我,我可是您的大儿子,金树城的继承人,整个高庭北部的统治者啊。”

他在言语中不断的说着自己是如何的尊贵,自己将来的权利会多么的强大,好像他是国王,应该让所有人顺从。

这在许多平民眼中就是不可一世的尊贵的大人了。

可在马图斯这个现在的金树城伯爵眼中就太可笑了。

“你私自去求婚,玛格丽小姐拒绝,你又死缠烂打赖着不走,最后被人赶了出来,现在又想让我来替你出头”,马图斯挥了挥手,依旧观赏眼前的花丛:“玛格丽小姐没有声张这件事已经是看在罗宛的面子上了,看看你自己的斤两,以为打败几个你找来的雇佣骑士就能理所应当的摘取高庭玫瑰?”

“自大也要有个限度,愚蠢也要有点自觉!!”,马图斯转过头,他的一双眼睛迸射出寒光,低吼道:“你还嫌我丢人不够么?!”

“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现在就给我滚回金树城”,马图斯站起身子,巨大的阴影将他儿子整个笼罩进去,让人毫不怀疑,只要他亲儿子说一个不字,立刻就要被他一巴掌呼倒在地。

顿时,罗宛少爷就像一只见到了老虎的小鹿,转身逃走了。

马图斯和蓝道一样都是河湾地实权的诸侯,可若要说他们最相似的地方,必然是他们都有一个不省心的长子。一个有点小聪明就自以为是,沉迷女人堆,连骑枪都要特制非常轻的才行,一个懦弱虚胖,连祖传的宝剑都挥舞不动。

这或许就是虎父犬子?

马图斯摇了摇头,好好的赏花散步的心情都没有了,快步离开了花园,打算找个地方练练剑。

他沿着花园的边缘,很快就到了一块空地。

不过这块空地已经有人了。

马图斯看到绿草地上,提利尔家族的二儿子“勇武得”加兰正和一个陌生的少年在用长剑对练。

这少年脸上青涩尚浓,目光却坚毅非常,双手紧握长剑,抡起来一下一下的劈砍,每劈砍一下就往前一步,好像要斩开所有面前的阻碍一样,有种一往无前的强大气势。

不过他的对手是河湾地的加兰,加兰不仅在身体素质上碾压少年,在技巧上也远远超过。

加兰只用单手持剑,就轻而易举的将少年势大力沉的攻击消弭于碰撞之中,他不断的后退着,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凌乱,反倒是少年有时会因为加兰的反击而用错力道,几次站立不稳几乎摔倒。

好像猛虎戏弄老鼠。

一方的灵动写意,更显现出一方的粗劣无脑,不过在马图斯看来,假以时日,这少年凭着这样的气势,也必将成一员猛将。

“锵!”

又是一下劈砍,少年已经汗流浃背,加兰看准时机搅动手中的长剑,漩涡般的将少年手中的长剑卷入其中,最终一剑刺在少年手中长剑的剑身上。

少年顿时双手发麻,再难掌握手中剑,只能任他摔落地上。

“你重伤初愈,就能有这样的表现,没几个同龄人能比得上你”,加兰虽胜却不吝夸奖,亲手捡起地上的长剑交还给少年:“希望你以后能更加的强大。”

“谢谢,爵士”,少年不卑不亢的点头致意,收剑入鞘。

“精彩,这场比试,可要比许多演武场中的比赛都要精彩”,马图斯不禁鼓掌。

这时,加兰和少年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连大树都无法遮挡的强壮的马图斯。

“爵士”,加兰行礼致意。

“爵士”,少年也跟着行礼。

“哈哈哈”,马图斯笑着挥了挥手:“两位的风采真是世上难有,没想到今天不用去比武场观看,就已经大饱眼福。”

“不过是两人之间的切磋锻炼罢了”,加兰笑着收起长剑,介绍道:“这时蓝道伯爵之子,狄肯塔利。这是金树城伯爵,马图斯罗宛伯爵”。

“原来是角陵的勇士”,马图斯点了点头。刚才还想到自己和蓝道半斤八两,没想到一下子对方就多了这么个优秀的儿子。

“爵士”,狄肯再次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