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饭桌(1 / 2)

哈洛斯收起巨剑,用清水冲洗后,再用干燥的布料一遍又一遍擦拭,从剑柄到剑身,每一处角落都不肯放过。

可这件上黑色的污迹,没有减少一丝,甚至还增加了不少。

神的力量不是人可以揣度的,即使只是借用微不足道的一丝,作为载体的精钢巨剑都会有永久性的损伤,这样的损伤是会扩散的,要不了多久,这把剑就要完全报废了。

“问题已经解决了”,侍卫长进来报告,此时蓝道正和哈洛斯,一起在保养刀剑。

“嗯”

蓝道正给自己的佩剑碎心上油保养,只是鼻子出了一声,眼睛依旧全神贯注的盯着这把祖传的瓦雷利亚钢剑,小心的将油膏往剑身上细细的涂抹。

这是精炼的熊油,无论是在熬制还是加入的配料上都是上等的,是最好的保养武器的东西,涂抹上它,不仅能使刀剑免遭锈蚀,还能使之更加的锋利。

“哈洛斯,据说瓦雷利亚钢上附着魔法,所以锋利无比,坚硬无比”,将剑身上都涂抹了熊油,蓝道从台阶上站起来,随意的挥舞手中的长剑,只是轻挥,虚空中就传来空气被撕破的尖啸声。

这把沉重的武器,有着普通刀剑难以企及的锋利。

“瓦雷利亚是龙血的起源,他们通过龙来研究魔法,为此制造出神奇的金属,这些金属可以容纳大量的魔力,注入魔力之后,这钢铁便是瓦雷利亚钢”,哈洛斯的声音低沉有力,好像他亲眼见过那瓦雷利亚钢被制造出来的情形:

“被融化过的瓦雷利亚钢,无论硬度还是锋利,都会大不如前,是因为在熔化过程中,虽然钢制依旧,但其中附着的魔法力量随着火焰大量的流失。”。

“所以即使是瓦雷利亚钢剑,也并非都是一样的强大”。

“确实如此”,蓝道点了点头,就他已知的,许多家族传承的瓦雷利亚钢剑都是融化后重铸获得的,他曾得到过一柄,将之于自己的祖传宝剑碎心碰撞,结果碎心安然无恙,那柄瓦雷利亚钢剑当场折断。

“在古老的瓦雷利亚城邦,骑着龙的骑士们,他们与龙沟通,可以借用龙的力量为手中的武器注入魔力,所以他们手中的瓦雷利亚钢剑,任何一柄都是出类拔萃的精品”,哈洛斯点了点头:“这样的剑,即使是融化之后重铸,其强度也不逊于普通的未溶化过的瓦雷利亚钢剑。”

“可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魔法的时代也在走向没落”,蓝道淡淡的说一句,便将碎心收入剑鞘之中。

“但信仰的力量是不会退散的”,哈洛斯摇了摇头,轻挥手中的巨剑,在破空声中,这柄剑化为漫天的黑色灰烬。

角陵堡旁茂密的树林在山风中舞动,发出簌簌的声音,顿时落叶飞舞,和这黑色的灰烬一同,归于不知名处。

“长夏要结束了”,在城头上,蓝道和哈洛斯不约而同的想到。

“伯爵大人,高庭传来消息,半个月后将举办洛拉斯少爷的成年礼,邀请您和所有塔利家族的人一同前往庆祝”,一个披着麻布长袍,同样光头发亮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城头上。

他是角陵堡的大学士,角陵堡靠近旧镇,那里号称世界上所有智慧的聚集之地,这位学士是其中佼佼者。

“洛拉斯?那个长得女里女气的男孩子?提利尔家族的小儿子?”,蓝道摇了摇头,他自己的大儿子山姆威尔,虽然长的魁梧,不过性格比起这个洛拉斯还要不如。

“洛拉斯少爷要在他的成年礼上完成十连胜的战绩”,学士继续说道:“他将接受高庭任何一位骑士们挑战,直到十场之后。”

“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蓝道问了一句。

“是的”,学士点了点头。

“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蓝道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却已经学会了怎么样像山鸡一样抖尾巴”,

“就说我要坐镇角陵堡,无暇分身,不过我会让我的儿子和女儿们去。”

“好的,大人”,学士领命下去回信了。

哈洛斯裂了咧嘴:“这次会很有意思。”

“你又看到了?”,蓝道拍了拍面前上墙垛。

晚饭前,玛尔斯在房间里收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