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处决与解决(1 / 2)

塔利家的旗帜是健步猎人,蓝道本人不仅是名将,更是一名出色的猎人,用他的话来说,狩猎和战争都需要耐心。

维斯特洛最出名的猎犬是克里冈家族豢养的黑犬。

克里冈家族本来是兰尼斯特家族的养狗仆人,后来立功受封,不过,虽然被兰尼斯特升为骑士,有了自己的家族,但克里冈家族从不曾放下过这项职责,不仅家族的旗帜上是猎狗,连他们自己也自称是兰斯洛特的猎犬。

不过,在蓝道看来,是恶犬。

蓝道自己的猎狗虽然长相普通,可更加温顺,机敏,灵活,尤其是嗅觉比普通狗要出色很多,耐力也更强,能进行更长距离的追踪。

“呼呼呼,去吧”,清晨,侍卫拿着几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让五六条猎犬仔细的嗅了个遍,就松开摘下了他们项圈上的铁链子。

几条狗便带着卫士们跑进了尚未散去的雾气之中。

人躲避狗的方法有很多,最简单的就是跳进足够大多水流之中,水流会完全隔绝掉味道,甚至你到了对岸,许多狗闻过去都很难迅速找到你的味道。

在角陵城中虽然没有这样范围的流水,可其中气味复杂,一些细微的味道更容易就被掩盖,消散。

蓝道让侍卫们一天之内解决,不仅是因为这件事很急,也是因为再好的狗也闻不出已经散了的味道。

“是伯爵的猎犬”

“好了,伯爵一定能抓到凶手了”

“是了,猎犬从未失手过”

。。。。

“我们躲在这里,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他们怎么可能会发现?我们不仅使用了隐形药水,而且还躲在下水管道”

“我也知道角陵的猎犬,可那有什么用呢?难道我们连自己的气味都消除不了?”

“是啊,要是他们真用猎犬,那可真是太小看我们了”

角陵的下水道里,不知名的角落里,三个巫师正吃着面包,他们旁边就污水道,其中还沉浮着不知名的条状物体,冒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气泡。

随着一个一个气泡在飘动的过程中炸开,一团一团恶臭,瞬间弥漫开来。角陵堡历史悠久,下水道自然也是如此。

下水道是用石头和烧制出来的陶瓷建造的,这些建造的材料,天长日久的被这些臭气熏陶,表面上已经凝结了一层湿湿滑滑的臭气粘液,这种臭气粘液,即使只是稍稍触碰,皮肤上也会传来麻痒的感觉,而且那个部位的臭味会维持很长时间。

这个地方吃东西,真的就是,出入一体。

吃进去和出来的基本没什么区别,可能口感有点出入,不过那玩意儿不是干的和稀的都有的吗?

“吧唧吧唧”

三个男巫吃的还挺香。

这种情况对普通人来讲,绝对是种折磨,可他们当然不是普通人。这些巫师们为了调配各种毒药,和药剂,收集师法所需要的材料,不仅逃命的功夫一流,而且对于恶臭血腥,等很多正常人难以忍受的东西都有极强的抗性。

只不过是在历史悠久的茅坑旁边吃饭而已,情况极端,他们沾着吃都没问题。

而在角陵堡,他们不相信有人能够像他们这样毫无心理障碍的接受这样的污秽,人会因为自己心中的厌恶而下意识的忽略掉一些重要的地方。

他们躲下水道这招,屡试不爽。

不过,以蓝道的谨慎性格,他怎么可能只依靠猎犬?而且,猎犬真的能够抓到所有的罪犯吗?

“这个人刺杀领主,罪不可恕,我已角陵堡守护,蓝道塔利之名,处他以死刑”,地牢口,肌肉健硕,体型庞大,邋里邋遢的哈洛斯头上罩着黑色的头套。

他说完应有之语,雕塑一样的身躯行动,双手用力,举起拄着的那把到他胸口高,和他手掌一样宽的巨剑。

巨剑上有黑色的污渍,这是凝结的血液,举起来时,围观的人们个个屏气凝神。

巨剑散发着腥臭的味道,举到最高处时,重重落下,地上跪着的人的头颅随着喷涌出的血液滚落在地。

“他已得到了惩罚”,哈洛斯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