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角陵伯爵(1 / 2)

少年,不,应该是少女,少女被一众卫士护送回了角陵。

这时,角陵伯爵,蓝道塔利所居住的城堡之中,一头公牛正在拼死挣扎。

沙地上都是公牛踩踏出的深坑,他扭着头,挥舞着自己的犄角,奈何他身上缠满了普通人手臂那么粗的绳索,每条绳索的另一段都有至少三个强壮男人拉着,即使是最强壮的公牛,能做的也不过是踢蹬些沙子罢了。

“这样的公牛,足够健壮了吧”

“足够了,伯爵大人”

蓝道伯爵看着眼前的公牛,又好像没在看,他的双目看着眼前的虚空,在深深的思考着什么。

他年纪不小了,脸上已爬上皱纹,但他粗壮的手臂还是一样的有力,他的右手永远握在悬挂腰间的长剑的剑柄上,好像随时会拔出剑来砍断些什么,任谁也无法阻住。

三个干瘦,披着黑色的斗篷的男人在他身后,低着头。

他们是巫师,是大部分平民百姓都恐惧,唯恐避之不及的,他们能使用神秘的力量,超人的力量,永远高人一等的。可现在,即使站在这个老人毫无防备的背后,他们都止不住的害怕,颤抖。

“去拿你们想要的,然后做你们承诺的”,蓝道伯爵点了点头,他扭头看去,眼睛一眯,他看到一个身上衣物有些凌乱的少女,一手一个,提着两颗脑袋,向他走来。

“丽莎”,蓝道伯爵叫了一声,这是他最小的女儿,丽莎塔利。

“父亲,这是我的证明”,丽莎将两颗人头扔在地上:“这是流窜在城外的两个劫匪,我砍下了他们的头。”

“可并不是你杀了他们”,蓝道伯爵只是扫了地上的两颗人头一眼,就把头转了回去:“你想向我证明什么,你能像个屠夫一样分割肉块么?”

“并非只有男人才能强大,下一次,我能够自己杀死敌人”,丽莎站的笔直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她提着两颗脑袋一路走来,强忍着恶心,最终只是换来父亲的一眼而已。

“下次么,那这次是谁帮你杀的人,女人么”,蓝道伯爵没有转过头,他的目光依旧落在那头公牛上,此时三个男巫拿着木桶和匕首已经站在了公牛的身边,就要割开公牛的脖子,取得他的鲜血,雄健的公牛正在最后的挣扎:

“这两颗脑袋的悬赏是五十金龙,叫那个杀了他们的人来,我会再给他五十金龙,作为保护了我没用女儿的答谢”

“不过,在你带来那个人之前,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有一个拿着属于别人的战利品为自己申辩的女儿,我感到羞愧。你连你最没用的哥哥都不如!”

“带她下去!”

此时公牛的脖子已经被割开,血液像酒桶中的酒一样流出来,三个男巫念念有词,跳起诡异的舞蹈,好像要从虚空中,将什么神秘的力量融入这血液之中。

荒诞,荒唐,荒谬。

只是鲜血就能有这样神奇的力量?

无用的儿子,无用的女儿,蓝道伯爵负着手看向天空,心中深深的无奈。

一个胖乎乎的男孩被带出来,他被扒光衣服,像头小猪一样的站在公牛边,三个男巫念完咒语,一起将满是鲜血的木桶抬起来,从男孩的头顶淋下。

“啊”,男孩发出一声惨叫,他的眼前血红一片。

三个男巫又开始围着男孩念诵不知名的咒语,知道男孩身上的血液都渐渐凝固了,他们这才停下来,走上前,一起对蓝道塔利说道:“这已经是一个勇士了!”

蓝道塔利盯着浑身是血,瑟瑟发抖的男孩,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旁边的卫士将地上的人头放到他的手中,蓝道将人头扔到男孩面前,男孩立刻颤抖的不能自已,尖叫着哭了起来。

场面一时寂静。

蓝道塔利感觉到自己额头上的血管都要爆出来了,他大吼了一声,一剑劈断了身边的碗口粗的立柱。

。。。。。

玛尔斯,回到了林间小屋,因为这两天食物充足,而且天气也挺好,他终于开始修建水渠了。

他打算在靠近河流的地方,先用岩石砌一口小井,井里用鹅卵石和细沙铺好,然后从靠近水流上游的地方引一条水渠,为这口水井注入水流,再从靠近水流下游的地方开一条水渠,让水可以流出。

这相当于是给这条小河做了一条小小的支流,依旧是活水,活水能保证质量,不至于过不了几天就发臭,长出虫子和水藻。

而且马尔斯还用一些形状好一些的石头,在两个水口做了用来阻拦进入的栅栏,确保只有水能流进来。

这样一来,这个地方总算是有吃有喝,接下来只要再把围墙筑的高一些,就能彻底摆脱野兽的骚扰,然后砍树开荒,好好种田,就能衣食无忧。在原著里死人大军最终还是被拦在了临冬城,所以远在河湾地的角陵,绝对是安全的。

玛尔斯的想法就是,维斯特洛太混乱了,混乱的宗教,混乱的统治,还有混乱的人际关系今天把酒言欢,明天你死我活,还是趋吉避凶,好好种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