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感知(1 / 2)

少年被夺去长剑,身子不稳,一下子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别杀他,能卖的”,瘦高个的劫匪看到矮胖劫匪就要痛下杀手,连忙叫住了他。矮胖劫匪反应过来,收起了手上的斧头,改用自己的一只脚踩在少年的背上。

“把他的衣服扒下来,那也值几个钱,回头和他一起卖了可不值当”,瘦高个的放下手中的长矛,走上前去,将少年的裤子一把抓了下来,抖了抖,这很干净,完全可以当新的卖,可不好就这么浪费了。

少年被扒掉了长裤,下半身基本就全裸了,他的双腿修长,洁白,基本没什么毛。

“简直像是女人的腿了”,瘦高个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少年的大腿,只觉得入手细腻,竟然要比那些自己碰过的妓女手感还好。这下,他顿时起了邪念。

少年感受到摸到自己屁股上的,挣扎的愈发剧烈,就像条上了岸的鱼。

河湾地靠近多恩,而多恩是出了名的热情奔放**,这两个劫匪是多恩和河湾地人的混血,而且常年往来于多恩与河湾地之间,有什么作为,是一点都不奇怪。

“放开我”,少年瞪着眼,嘶吼着想要起来,奈何胖子的体型和力量摆在那里,无论他怎么挣扎都难以脱身。最终,当下半身仅剩的那条方短裤都要被人扒下来的时候,他彻底绝望了,他明白自己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成功保护自己了的,他只能扭头,目光越过瘦高个,看到拿着木杆子的玛尔斯,其中是哀求和希望。

对一个陌生人都如此了。

玛尔斯将手中的短枪放下,握住了长枪,摇了摇头。

嗨,就算自己不想杀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败类在自己的眼前做这样少儿不宜,倒卖人口的事啊,这两样在他上一辈子可是死罪,要吃铁花生的啊。

“别脱了,等会穿起来麻烦”,玛尔斯叫了一声,几步上前,手中长枪一抖,枪杆子一翻,抽在了瘦高个劫匪的后背上。

那劫匪惨叫一声,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扑进了矮胖劫匪的怀里,矮胖劫匪退了两步,松开了少年背上的那只脚。

“快过来”,玛尔斯往前走了两步,又退了一步。他本想一枪刺过去,最终却只是让少年快爬起来。

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玛尔斯握着枪,收拾思绪,双眼依旧盯着眼前两人。

这少年很多事,非得拉上裤子才站起来,这一会,那矮胖子已经推开身上的瘦高个,提着斧头冲过来了。

矮胖子虽然不如瘦高个的聪明,可他的战斗力绝对比瘦高个要强,他看玛尔斯刚才刺过来的样子,眼睛都红了,现在算是捡回一条命,手中的战斧立刻轮起来,其中力量不用说,一定能一下子劈开一截比人脖子结实的树桩。

玛尔斯枪头晃了两下,阻住胖子的冲势,一寸长一寸强,在这样狭窄的地形,一条枪在前面舞的好,任何没它长的武器都要受到限制,身子不够灵活的,根本就过不来。刚才少年被夺剑的那一下,一是他瘦高个的那一下坏了平衡,二是他学艺不精,那两下真的连三脚猫的功夫都算不上。

玛尔斯可就不一样了,他握着枪,那胖子无论想从哪个角度过来,都要面对锋利的枪头,要是他硬冲,冲到枪头上,能把自己给冲死。

“拿起我的另一把武器,看住我的身后”,玛尔斯对身后的少年的说了一声,便全神贯注的面对眼前这两人。

那瘦子在矮胖子的掩护下拾起了长矛,不过他后背挨了玛尔斯刚才那一下,现在还在剧痛,手上都没什么力气。不过这已经很好了,刚才玛尔斯要是给他的要害来一下,他基本就完蛋了,想想自己竟然把背后交给这么危险的人,瘦高个就头皮发麻。

“这两个人流窜在角陵城外,打劫来往的人,有很多女人都被他们强暴之后贩卖,他们是真正的人渣”,少年在玛尔斯身后说话:“我是塔利家族的骑士,这次来就是为了他们来的。”

“强暴,贩卖”,玛尔斯背后汗毛倒竖,他是真不想杀人,可对方有两人,明显是杀过不少人的狠角色,若是他还留手,不说保两人平安,说不定还要多赔上自己的一条命。

更重要的是,玛尔斯目光一横,这两货说不定男女通吃的。

这能忍?

无论使用任何武器,步伐的灵活都是必然,尤其是长枪这样的中距离长武器,虽然对普通兵器有着天然的优势,但被人近身,脚步身法不灵活,在速度上没有优势,基本就翻不盘,是死路一条了。

“不知道杀人之后是什么感觉”,玛尔斯抖了抖长枪,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人,心中却毫无不忍和恐惧,抬起头,摸摸自己的心,其中唯有面对生死的激动和刺击。

是啊,自己杀的也不是什么手无寸铁的人,对方也是有杀自己的能力的,都想杀死对方,争个你死我活,还有什么好留手的。

进步,刺!

两方对峙,玛尔斯率先出击,他看出高瘦劫匪还没恢复,拖下去对自己不利,于是决断一下,立刻出手。

长枪自从出现在战场上,直到火器的出现才被淘汰,其中的厉害,不言而喻,不用什么花里花哨的招式,只要捅的准,刺得快,就行了。

胖子和瘦子两个劫匪在角陵外流窜许久,也是有本事的,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胖子劫匪就把手中从另一个少年手中夺来的长剑向玛尔斯全力扔过来,呼啸着的长剑打着旋,擦着玛尔斯的耳朵沿儿飞过去,若非玛尔斯躲得及时,怕是要被一剑穿脑。

瘦子跟着扔过来的长剑后就挺着长矛冲过来,玛尔斯刺出去的长枪一抖,横砸在他的长矛柄上,这时缠在枪头上的麻布散开,晃的瘦子措不及防,这露出的长枪的真容,他只看了一眼,就被一枪刺入胸口。

“呃”,瘦子自知必死,发起狠来要抓住玛尔斯的枪杆,可玛尔斯早一步收枪,只让他抓了个空,枪头横移,指向胖子。